le 30 aout 2006
今天在某時報副刊巧遇一首新詩,記得是寫天葬,但是當下沒有將詩抄下,現在已經想不起是哪一首。我查了才知道,天葬是詩人很喜歡的主題,很多人寫,寫法都不同。余光中在1990年寫了一首天葬,刊在中國時報,我很有興趣,但是找不到,尋尋覓覓到凌晨都沒入睡。唉,我這個偏執狂外加強迫症,哈哈!

後來在尋聲詩社的網站看到大荒寫的這首天葬,直覺這首是早上在阿姨早餐店讀到的美麗,收藏起來,讓我冥想西藏的美麗跟浩瀚。

天葬 by 大荒

靈魂你不必管他
肯定不會生蛆
肉體可不行
氣一斷,野獸立即復仇
腐敗立即使壞
一壞便臭
一臭便不可聞問
最後,剩一把白骨疊成一個「鬼」字
得了這種身分,捨地獄
還能有別的去處嗎





無非防止狐食蠅嘬而已
無非拒絕極度難堪而已

居住最高的地方
我們常常五體投地,匍匐而行
最高的地方老天最低
雪線是我們的限高
我們活得很堅毅
死得却從容
我們明白
死亡只是全身麻醉工程
切塊只是外科手術
從絕崖凌空一撒
兀鷹,天堂的郵差
一閃翅就接過去了


(選自大荒詩集《剪取富春半江水》九歌文庫 5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克勞蒂亞油膩膩 的頭像
克勞蒂亞油膩膩

油膩膩趴趴走記事本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