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2/2006

昨天是情人節,但是卻因為旅行的事情跟Jason有了不愉快,原來在情人節跟情人吵架比沒有情人還難過。重點是,我哪裡有資格跟他吵?我沒有吵,但是他的情緒很明顯地透過文字表現出來,無聲的文字表現著他的憤怒或是不耐煩,他講一講緩和一下說:「這樣你會不會生氣?」但是結論還是,旅行的行程我是不會改的,反正我已經想好了,這就是最好的方法,我一個人去就好了。

我難過,難過原來一起旅行根本是他亂講,或者是我太會幻想。我知道他喜歡自己旅行的那種孤獨,但是說好兩個人的旅行,他的行程排好的時候完全沒有考量到我,或者是他不想要我去了呢?他說想想我還是陪陪家人比較好,說什麼我的時間跟在烏克蘭唸書的朋友的時間一樣,我直接到莫斯科跟他會合就好,「可是我本來想跟你去西伯利亞的?」他就開始嫌我不明事理,說什麼你從美國回來再來北京要多久,等你來之後就只能一直坐車到莫斯科,不能下去看風景,不能去逛小鎮,就一直坐車而已。「不知道你會想這樣旅行嗎?」

我想跟他說很多話都哽咽止住,從頭到尾都是他的計畫、他的想法、他的認為,所以我放棄解釋,因為我知道他不想聽。「只是一個女朋友說的話而已,她只會拖累我的行程,讓我遲到。」他想跟朋友碰面,我當然知道他的考量,我們在俄語區語言不通,靠朋友比較好,而且跟朋友去玩一定很有趣,這些我都知道,但是他說了「他們就到黑海,其他的地方『我一個人』去就好。」那我呢?其實只是一個可以刪去的變數嗎?這是他只想一個人去走的旅行吧!是自己一個人的,所以可以不用考慮什麼女朋友的事情。

他沒有想過用「我們」開頭的句子,一切都是「他」,在他的藍圖中只有他一個人獨立於天地,「有沒有想過你跟我的未來?有沒有想過兩個人的旅行是怎樣?」想問但是我放棄,我知道我在他的生命裡沒有資格說話,因為我不是他最重要的人。

在如果。愛裡面,有一句話說:「記住,一個人最愛的永遠是自己。」我記住了。也許他的觀念才是對的,規劃什麼東西都不用想到我,能不能嵌入藍圖是別人的事,畢竟這是自己的人生啊!可是我為什麼覺得傷心?我的人生是有考慮到他的,大家一直問暑假要做什麼,畢業後要在哪裡找工作,要做什麼工作,我總是想到他,笑笑回答:「還不知道呢?」因為有他的關係,我希望做什麼決定都考慮到他之後的發展,希望離他近一點,希望未來的實習跟工作不會阻擾我跟他的相處。不過是不是我錯了呢?那麼喜歡他,怎麼辦才好?

情人節不應該是飆淚的時候,我妥協了,道歉:是我任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克勞蒂亞油膩膩 的頭像
克勞蒂亞油膩膩

油膩膩趴趴走記事本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