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8/21

星期天,吃完早餐之後,我跟一個大陸朋友還有一個從波士頓來的朋友上教堂去。真的很巧合,早上我才問朱清哪裡有浸信會的教堂,結果宿舍裡就有一個美國人是很虔敬的浸信會眾。他帶我們去的教堂是比較傳統的浸信會,我平常去的都是很現代的禮拜,所以感覺很不同。牧師很有趣,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我在台灣的牧師的講道方式,突然懷念起台灣了。

中午一點整是宿舍裡的家庭式晚餐時間,大家要先站在椅子後面,等大家長說可以才能坐下來用餐,這是一個禮拜裡唯一一餐會集合全部人的時間,而且很可愛的是,這也是全部新生跟即將要離開的人的時間,即將要離開的人跟新生都要輪流說說話,感覺很溫馨。漸漸地我也開始認識宿舍裡的人,宿舍裡一共有九十多個人,每個人的經歷都像一本有趣的故事書,我很期待這一年可以在這裡有很多美好的記憶。我認識了蠻多人的,跟一個日本女生-直美(Naomi)-聊了很多,可是她讓我想到了Eriko,怎麼感覺就不像Eriko一樣投緣?我想念Eriko,我跟她是真的很有話聊,認識的第一天就立刻變成好朋友。也許是因為Eriko也是扶輪社的交換學生的關係吧!呵呵。

我跟我的臨時室友本來要去五角大廈附近晃晃,但是聽說那邊的商店星期天的時候晚上六點就關了,所以我們就決定去喬治城附近走走就好。走到一半,Maria的電話響了,一個新朋友扣她約一起去吃冰淇淋,所以喬治城先擺一邊啦。Maria的新朋友原來是個顧問,名字叫做Alex,他本來要請我們去Kramer’s book and afterwards吃冰淇淋,這間書店兼餐廳的聖代在華盛頓特區是很有名的,想想看一間書店的後面就是一間餐廳,而且還是一間好餐廳,但是Maria不想吃這麼貴的聖代,而我則是不吃冰的人,哈哈哈!(問題來了:「為什麼我要答應來吃冰淇淋?」)後來我們去街上另外一家手工冰淇淋店吃東西,我喝了一瓶可愛的橘子汽水,那可真是我整個八月第一瓶汽水。大大破戒,我覺得美國人真的很愛喝冰的東西,所有東西都要加冰塊,我真的有點不習慣呢!之後我跟Alex還有Naomi去了Dupont Circle旁邊一間很有名的小餐廳Teaism,中文應該叫做「茶主義」,哈哈,這間餐廳也是別人推薦我們去的,Kim叫我們去試試看它的「駝鳥漢堡」,對,別懷疑,就是這個名字。後來我們點的都不是這道主菜,我點了豆腐咖哩,Naomi則是點了茶泡飯,在這間可愛的茶主題餐廳我們吃著熱熱的日本菜,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克勞蒂亞油膩膩 的頭像
克勞蒂亞油膩膩

油膩膩趴趴走記事本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