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很喜歡上義大利的Yahoo聽音樂,覺得義大利文很美,而且有些歌詞寫得很好,很感動。這首歌的曲名是「觸不到」(Irraggiungibile),很喜歡這歌手L’aura的聲音,有點神經質但是很有力量。

 

Irraggiungibile
C'eran le cornamuse mute,
c'era la poesia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aving a global vision is one of my niches. Studying in Elliott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t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I am taking a concentration on the international law and organizations. Last semester, I took a class, reinventing the United Nations, with Professor George Moose. In this class, I learned a lot about the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and the United Nations reform. I also joined the global issues seminar series provided by World Bank. The seminars consist of weekly meeting from October through March. These experiences deepened my interests in human rights law and lobbying. One of my favorite courses is political analysis. Ambassador Shinn taught us how to analyze the situation in Sudan, from which I learned more about Africa and the complexity there.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有看到法航最新的廣告嗎?
就是一個年輕女生在一個很優美的地方
拿著紅色毯子 在河邊看書
躺下來休息的時候 機艙的聲音叮咚了一下
寫Siege 8A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 looking for a masochist. If your dream trip doesn’t involve a five-star hotel in Rome or Bora-Bora, but a bedbug-infested mattress in a malarial jungle as hungry jackals yelp outside – or if you know of an ex-boyfriend or ex-girlfriend whom you would like to suggest for such a trip – then read on.



Over the next month, I’ll be holding a contest to find a university student or two to accompany me on a reporting trip to the developing world. I’m not sure where yet, and that will depend partly on what’s in the news at the time. But to give you a sense of the kind of travel I’m thinking of, the possibilities include a jaunt through rural Burundi and Rwanda in central Africa, or an odyssey from the coast of Cameroon inland to the heart of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e 12 avril 2006

星期三回到宿舍已經是八點多,我通常就把晚餐用微波爐熱一熱就上樓看電影,今天廚房準備的是漢堡、薯條還有蔬菜,一連三個禮拜我們都在看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 )的顏色三部曲,先是藍色,然後白色,今天是看他的最後一部曲紅色情深。我走路回家的時候很開心,因為想到要看這部電影,這部電影是我在三部曲裡面最喜歡的,高中的時候就很喜歡這部電影的氣氛。奇士勞斯基說過,他是希望觀眾照著順序看這三部電影的,同時這三個顏色也就是自由、平等和博愛。

藍色情挑(Bleu)是茱麗葉畢諾許主演的,重點放在車禍中失去丈夫跟女兒的女人,她極度地悲傷,所以想選擇逃離一切,離開原本的居所,想離群索居。死亡把她從前一段婚姻中解放,但是她一直要到最後才會了解到另一個男人給她的天空更大,也更愛她。

白色情迷(Blanc)是打著茱莉蝶兒的名號,但是主角不是她。我們注意的重點不是離婚勝訴又結交新歡的太太,而是沒有身分又沒有錢的理髮師。回到波蘭,他怎麼振作,為了賺很多錢,他去跟黑幫打交道、做土地買賣、開了一家公司。但是他很脆弱,睡醒的時候喊著前妻的名字,想聽她的聲音就打回巴黎,沒想到卻被掛電話。最後到底這種執念是愛還是復仇?令人深思。

紅色情深(Rouge),我很喜歡伊蓮雅各的那種純真清澈。尤其是這個故事裡面的重複性跟巧合安排地很好,伊蓮雅各跟年輕的法官住在同一區,但是不相識,他的女朋友跟女主角新認識的老法官也是鄰居,老法官不出門但是他會竊聽鄰居的電話。我覺得老法官好像冥冥之中知道女主角會跟年輕法官相遇,一開始他說:「他(年輕法官)還有沒有遇見生命中的那個人。」後來女朋友還真的遇見別人,年輕法官哭了。我覺得很感人的是,伊蓮雅各問老法官:「你還沒有說。說你愛的那個女人?」原來老法官年輕的時候也被背叛,他甚至跟著前女友跟她的新歡去了英吉利海峽,他說:「我覺得我被羞辱,一直到她死於意外,但是我再也沒有愛過。也許我當初沒有遇到的人,是妳。」是的,我們都需要一個純淨的靈魂來洗靜我們的不平,所以年輕法官算你好運,我們把伊蓮雅各送給你啦!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e 12 avril 2006

我上個禮拜不要命地看完了新買的法文小說《田園交響曲》(La Symphonie Pastorale),因為很精采,所以沒有辦法放下書做自己的作業,所以我花了幾個晚上趕快把他看完。

《田園交響曲》是紀德(Andre Gide)的著名小說,一九四七年紀德以這本小說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紀德這本小說延續背德者跟守門的主題:對快樂的追求。這本書的體例是用第一人稱來寫的,牧師寫的日記一一描述他對一個盲女Gertrude的過度關懷,但是牧師是已婚的還有很多小孩,這其實是不道德的,所以他一直對自己說他只是關心小女生的教養,他還阻止自己的兒子向小女生求婚,說很多道理但是就是逃避自己內心真正的理由,他太太聽了說了一句:「可憐的你!」牧師不懂,但是當盲女Gertrude在樹林裡說了:「你是愛我的吧!」我們懂了,全世界都知道他愛Gertrude。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ecently I feel my life can also fit into the international politics theory. Such theories are after all empirical. It’s proper to say that the strong man has the legitimacy to exist. I think sometimes it’s even better for the public good.

Mass democracy=Mass stupidity

Mass democracy means that the mass/ people decide where the whole group is going. People aggregate their view and then they formed the final decision. However, if this mass is an organized one, the group would be easily misled. If a person said something, other people think that they also think the same thing. This is a sort of decision that would easily go wrong because the process of forming the consensus without the deliberation is dangerous. At the same time, it’s also perilous if the people have all sorts of opinions. The opinions can be so divided that the mass cannot go anywhere. Because everyone is equal in the system, everyone could just doubt one another’s opinion and propose an alternative. In this sense, the mass need to put up with the chaos before actually reaching somewhere.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克勞蒂亞最近突然有點危機意識,懂法文的人這麼多,克勞蒂亞是不是應該要更努力才能夠脫穎而出?想到自己在美國唸書,英文講久了,法文最近有點不順,唉優,有點著急~~希望Manu快點回來,陪我練法文啦!
 


法國製造:法國關鍵詞100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他們推薦的好書,有些真的還不錯,有空想看看這些書,另外有些書已經看過了,當時就有寫心得,不過沒有一千字那麼長耶,努力看看去投稿好了!


全國閱讀運動》好書讀後心得徵文

【台北訊】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教育部

●主辦單位:國立台中圖書館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e 9 avril 2006
星期六早上九點我們就出發去Richmond(是維吉尼亞州的首府,也是南北戰爭的時候南方的首都),不過卻因為大塞車(聽說是有意外),所以行進速度很慢,我們本來兩個小時的車程就可以到那邊,但是兩個小時到了只到了中點,所以臨時改道去了另一個小鎮Fredericksburg,整個東岸跟南方的小鎮跟城市很多都是當初南北戰爭戰場,這個小鎮也是,不過他很特別的是他也是歷史文化的保留區。同時這個小鎮其實也是華盛頓家的老家,華盛頓是在這裡長大的,他之後才搬到Mount Vernon去的。

首先,我們去一個很有趣的藥局(Hugh Mercer Apothecary Shop),他保留當初移民時代的藥局擺設,館員模仿小護士,自作主張地趁醫生外出介紹我們各式各樣的藥品跟醫療設備(當時的醫生會推薦菸草來治療流鼻水),還有截肢工具,讓我覺得很恐怖的是,他們那個年代篤信放血,如果不是在你身上劃幾刀,就用血蛭(最多一次十八隻)放血,藥局裡面小護士拿出一隻叫我們大家看,咦?活的!水蛭突然伸展起來,讓我這個唯一走上去看的「病人」嚇好大一跳。總覺得毛毛的耶,你呢,你會怕嗎?

我們去吃午餐的地方也很特別,也是老老的藥局。藥局可以用午餐?我問我們的導遊哥哥(應該是叔叔啦)。他說古代的時候,藥局也是賣汽水跟飲料的地方,所以傳統一點的藥局都還供應一些小東西吃,價錢都不貴。所以我在藥局裡面吃了三明治(是鵝肝三明治,在美國第一次吃)還有藥局的招牌飲料之一:奶昔,我點的是香草的,一個同行的奶奶則是點Root Beer口味的,都很好喝說。Root Beer不是啤酒,其實就是沙士,而且他的原料在當時是有醫療作用的,夏天的時候為了預防血液太過燥熱,醫生會開Sassafras來給病人泡茶喝,但是後來發現這會致癌,所以改用Sarsaparilla來製作沙士。

因為下大雨,氣溫也變低,我們大家除了導遊哥哥都穿太少,凍到不像話,我覺得如果天氣熱一點會更盡興。我們去逛喬治.華盛頓的小弟查爾斯的住所,這住所後來幾經轉手變成了上流階級的小旅館跟社交場所,叫做日出酒吧(當時是領有執照的客棧,可以供餐跟賣酒),殖民時代英國國王為了課稅想了很多辦法,像是打撲克牌需要五十二張牌,國王就課那張黑桃A,缺一張的牌怎麼玩?各位紳士就乖乖掏錢繳稅囉!還有很多有趣的習俗,穿著殖民時代的穿著的館員告訴我們很多當時的生活細節。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le 7 avril 2006

鼓在古代是一個軍事工具,指揮士兵前進的速度,同時也可以靠鼓聲來下達命令,所以我們說戰鼓隆隆不是嗎。今天晚上六點在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Kennedy Centre的千禧年舞台有太鼓的表演,每天都有免費表演的舞台今天大大爆滿,想必是太鼓名氣很大吧。

太鼓表演是由得過很多獎項的玉川大學(Tamagawa University)的太鼓隊來表演。他們的表演真的很有力量,同時也利用一些戲劇的概念來活化太鼓的表演。像是他們帶起面具,一邊演爆笑劇一邊打鼓,還請台下觀眾來一起互動,還用Polaroid來照相留念呢!大家笑得很開心。除了太鼓的表演,中間還有民俗舞蹈穿插。滿載而歸的捕魚舞,很可愛;京都之春的舞蹈則是很優雅地描述春天的櫻花盛開跟凋謝;最後一支舞是表現年輕女孩在漫長冬季常被請去跳舞來娛樂鄉民,為了表現對春天的期待,他們的衣服上半段是櫻花的粉紅色,膝蓋以下則是新葉的綠色,搶眼的配色也讓我們感受到春天已經到了。

最後表演的曲目是「我們希望」,這鼓聲不想當戰鼓,他居然是祈求世界和平而來的,鼓聲中我試圖找出和平的概念,不過我體會到的是,在世界裡人潮洶湧,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好快,好多人...我會不會迷路呢?讓我聽了很有感慨,也許是因為我希望的事情其實不是世界和平,所以聽不到和平的信息。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Salut, tout le monde,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e 4 avril 2006
星期天(四月二日)我們結束在櫻花花瓣簇擁下的午覺,回到宿舍剛好趕上宿舍規劃的西班牙夜晚,有吉他手跟兩位舞者為我們帶來一場西班牙的暖風,四月份的第一個星期天也是美國正式調整為日光節約時間的週末,佛朗明哥舞蹈剛好為我們宣布夏天的熱情快到了。

吉他獨奏很美,我閉上眼睛感受到淙淙流水,像是躺在水中央,讓夏天微溫的河水浸泡著我疲倦的身體。突然感覺到一股搖晃,吉他的聲音低低的,就像是七月份在牛津的翠綠河水,船夫很有經驗地掌舵,船身搖晃但是不會激烈,經過樹蔭濃密的地方,會有股涼涼的感覺,很想立刻進入夢鄉。

舞者上場。他們兩個的舞蹈的確很美,尤其是女舞者的一身紅衣在高速旋轉的時候突然會變成盛開的玫瑰,欣賞之餘,我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缺憾。我在2004年冬天的時候去了塞維亞,佛朗明哥的故鄉,在二月份的時候空氣已經不會寒冷,我跟Eriko兩個人在小巷子裡面閒晃,看到一間佛朗明哥酒吧(剛好是日本導覽書上推薦的)就訂了位子。用過餐,配上一杯當地的酒,塞維亞的舞者讓我跟Eriko大開眼界,舞者的表演極富生命力,有力的跺腳跟旋轉,在一踩一踏中其他人則用歌聲混合,講到他們的歌曲絕對不是輕鬆愉快的,佛朗明哥這種舞蹈是為了宣洩日常的情緒,所以包含哀悽、沉重、熱情跟奔放等等情緒,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種沉重,生活不愉快就把他唱出來,唱過了就繼續過日子吧!而星期天在宿舍的佛朗明哥,美則美矣,舞者會選一個很好看的姿勢作結,我覺得缺乏了力道之外,他們最大的缺失是沒有表達出那種心靈深處的力量。也許是我要求太多了吧。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下午三點多,我一個人去看櫻花,剛出地鐵就覺得人很多,雖然是星期四,可是很熱鬧。

花幾乎都全開了,還是有些小花苞還沒開,但是感覺很漂亮,整片都是白白的跟粉紅色的。很多遊客跟小朋友在傑佛遜紀念堂附近照相,大家瞬間都成了攝影師,還有人直接就做起日光浴。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櫻花,在台灣有時候可以看到山櫻花,但是沒看過整片的櫻花,我覺得受到震撼,風吹過的時候,櫻花或是掉落花瓣,或是整朵墜落,突然想到日本人的感覺,這種短暫的美麗真的像一首華麗的圓舞曲,我躺在櫻花樹下休息,覺得很高興春天終於來了。

文章標籤

克勞蒂亞油膩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